金融时报精选》鱿鱼游戏之后,韩国密谋征服全球的下一步:元宇宙娱乐

  • 2021-12-23
  • 朱亭忆

 

文章出处:https://www.businessweekly.com.tw/international/blog/3008237

BLACKPINK与ZEPETO合作推出《Ice Cream》虚拟版。 (来源:BLACKPINK官方Youtube)
撰文者:金融时报
金融时报精选 2021.11.05
摘要

1.《鱿鱼游戏》风靡全球,虽然这为韩国赢来了掌声与名声,但赚到钱的,却是串流平台Netflix。

2. 韩国娱乐业将目标从内容转向平台,各部门出现整合。例如,游戏公司网石和电视剧制作公司Studio Dragon合作,成立子公司「元宇宙娱乐」,目的是开发虚拟偶像的互动内容。

3. 政府更携手逾200间企业与机构,成立「元宇宙联盟」,其野心不仅限于现在的串流巨头Netflix,更是瞄准Meta,目标是借由元宇宙,以成为未来的平台供应商。

 

 

 

韩国女子团体BLACKPINK是全球最高Youtube订阅数艺人,男子团体BTS的广大全球粉丝不只有组织性、还具有高度忠诚度。

近期,韩国还征服了电影与电视的新境界,包含风靡全世界的奥斯卡得奖作品《寄生上流》,以及Netflix有史以来最多人观看的影集——《鱿鱼游戏》,他们同时引发全球对韩国不稳定经济与社会暴力的关注。2019年,韩国文化内容振兴院(Korean Creative Content Agency, KOCCA)估计,这些再加上庞大的游戏产业,整个国家的娱乐业销售收入已达到1070亿美元。

韩国娱乐业的崛起,同时也具有该国汽车与消费性电子产品等制造业的成功特色:国家积极投入、愿意理解和善用国外影响力,以及近乎病态的出口导向思维。

广告

 

 

「这不只是一个文化时刻,」韩国音乐产业高管伯尼卓(Bernie Cho)表示,「这是酝酿了20年的『一夜成名』故事。」

但,如果说《鱿鱼游戏》的成功印证了韩国的内容,拥有吸引全球观众的潜力,却凸显娱乐公司更广泛的困境——要如何从在国外平台制造好的内容,包含Netlfix或Apple Music,转向打造自己的平台——代表他们能凭一己之力参与国际。

「《鱿鱼游戏》向世界展现了韩国的内容品质,但创建全球平台又是另一回事。」佩特拉资本管理公司(Petra Capital Management)执行合夥人Chan Lee说。「这些公司的近期目标,应该是让自己脱离承包商的角色。关键是有能力影响制作过程,从投资者角度看,最终重要的是谁掌握了生态系统。」

进军国际的重点从「内容」转为「平台」

 

「韩国粉丝文化一直都是踊跃参与、制作他们自己的影片、加入粉丝团体,」美国电视台ImaginAsian前执行长Michael Hong说,「作为回报,韩流团体认可他们的粉丝。偶像的成功就是他们的,这创造了像运动团队般的活力。」

广告

 

时机再好不过了。「粉丝文化与YouTube文化完美结合;韩国文化时刻又恰逢新科技兴起,能将他们推向全球。」来自韩国经济研究所(Korea Economic Institute of America)的Yong Kwon说。

韩国经销商主要瞄准海外消费者,非常强调内容附带的诠释资料(Metadata,描述资料的资料,指用来描述、解释、寻找...等能使数码资讯容易被检索、使用或管理的结构化资讯),让欧美的非韩语人士也能轻松找到韩国娱乐作品。

「虽然韩流影片又性感又熟练,但其实就是因为这些平凡的诠释资料,才让他们跟其他外语竞争者有所不同,」伯尼卓说。「这就是成功秘方:你要找得到它,才会爱上它。」

今年,《鱿鱼游戏》轰动全球,这部反乌托邦戏剧是Netflix的「全球在地化」策略之一:制作在地化节目,不只掌握了特定区域市场份额,同时能输出到不断扩张的内容库中,全球超过2亿的订阅用户都能享受。

过去5年,Netflix已经在韩国内容上砸了7700亿韩元(约6.5亿美元),并且计划在2021年再投入5500亿韩元(约4.6亿美元)。

这项投资或许让韩国内容引起了国际的关注。但,这也反映出韩国娱乐公司寻求增加市场佔有率所面临的挑战。观察人士说,韩国或许借由《鱿鱼游戏》获得了掌声,但赚到钱的,却是Netflix。

「过度依赖Netflix是有限制的,」韩国文化内容振兴院的产业政策团队负责人朴赫泰(Park Hyuck-tae,音译)说。「Netflix只给韩国制片工作室10%至15%的利润,又拿走内容的所有智慧财产权。这就是为什么大家说尽管《鱿鱼游戏》获得巨大成功,但钱却进了Netflix口袋。」

娱乐业互相整合,全力开发「元宇宙」

 

韩国娱乐媒体公司龙头CJ E&M资深副总裁徐章浩(Seo Jang-ho,音译)说,虽然目前「暂时」利用全球平台会是比较实际的做法,但他的公司仍将「寻求方法以长期强化韩国平台」,包含投资旗下串流服务。

同时,韩国游戏业正在收购韩国和西方的内容制作商,以及专注创建「元宇宙」(Metaverse)的公司。

韩国游戏公司Com2uS除了投资美国娱乐公司天际娱乐(Skybound Entertainment),也投资了韩国特效公司WYSIWYG。8月,另一家游戏公司网石(Netmarble),则和电视剧制作公司Studio Dragon合作,成立子公司元宇宙娱乐(Metaverse Entertainment),目的是开发虚拟偶像的互动内容。从前看似独立的不同部门,现在出现了逐渐整合。

这些都推动了元宇宙平台的暴增,用户在此能使用虚拟货币来购买虚拟资产,像是虚拟服装、影片或土地。韩国知名娱乐公司,包含JYP娱乐、YG娱乐、Hybe娱乐,皆持有科技公司Naver旗下时尚虚拟替身平台ZEPETO的股份。ZEPETO拥有自己的数码货币,这里每5位用户,就有4位是青少年。去年(2020),YG娱乐女团BLACKPINK还在此办了一个虚拟签名会。

「韩国娱乐公司目标成为未来的平台供应商,提供多样化服务,并能获得数据,」韩国经济研究所的Yong Kwon说。「最终他们会借由数据,而非媒体内容,来爬上价值链上游。」

早在5月,韩国政府就成立「元宇宙联盟」,超过200间企业与机构加入其中。国家已从2022年针对下一波数码转型的预算中,为此提拨约80亿美元。韩国希望的是,能复制1990年代末期的手法,早点采用、更投入下一代新技术,再次抢占先机。观察人士表示,若是如此,那韩国的野心就不只是与现在主导平台的Netflix竞争,而是瞄准未来另一家更有望称霸元宇宙的美国科技公司:从脸书(Facebook)改名的Meta。